随着甲型流感本地感染病例的日益增多

2017-12-13 11:12

从相关信息中,我们可以得到几个“诊治收费”的官方解释,即本地感染病例数将超过输入性病例数;甲流病例目前已突破1000例,并且还有蔓延趋势;甲流虽具有较高的传染性,但病情较温和,有些无需治疗即可痊愈等等,同时卫生部门还强调,“诊治费用不会太贵民众可接受”。对甲流患者(以及疑似病例)诊治的收费似乎已板上钉钉。

在笔者看来,国家卫生部门给出的收费理由表面振振有词,实际上却太过牵强。其一,国家卫生部门先期免费,中后期却收费,严重缺乏公平性,对输入性病例及密切接触者实行全免费诊治,既然一开始免费,那便应该一直免费,直到有效疫苗问世,大面积注射为止;其二,甲流病例日益增多,卫生部门却突然提及收费之事,是否意味着前期对疫情的“围堵”以失败告终?这会给民众心理造成极大阴影,不利于社会稳定;其三,甲流虽然病情较“温和”,没有2003年的非典严重,但也会死人,国外失去生命的患者还不够多吗?所以,官方所说的“无须治疗即可痊愈”只是特例,不能作为参考标准。

综上,我国对甲流患者诊治收费的时机还不成熟,既不合理也不公平。确保人民安全本就是国家的责任,防疫只有立足国情,多考虑社会低层民众,国家才能和谐发展,防疫才能收到实效。(邹凯)

随着甲型流感本地感染病例的日益增多,我国的防控难度进一步加大,为此,卫生部拟对密切接触者管理方式进行调整,并将对甲流患者的排查、治疗适当收取费用,理由是更好地把防控的“针对性”和“持续性”进行到底。国家卫生部门前后泾渭分明的态度让我们很是诧异,不禁要问,免费治疗就没有“针对性”和“持续性”吗?诊治收费的合理性与公平性又何在呢?

此外,卫生部门提及的收费标准含糊其辞,并高估了我国当前脆弱的医疗保障体系。几乎众所周知,治疗一个甲流病例的费用包括观察、用药、检验、护理等方面的费用不低,即使根据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制度和新农合制度的相关规定,一位有医保的患者诊治下来,可报销的比例也极为有限,对于那些家庭困难的患者亦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可卫生部门有没有想过,对于没有工作、没有医保的大学生和农村未就业青年以及三无人员来说,又该怎么办?收费标准不会太高,这个“不会太高”又是相对于哪里的标准?是由医院自行制定还是国家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