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在请家长审阅影片

2018-01-07 11:13

回想半年多前,随着《新闻联播》一声炮响,国产动画片成为家长和舆论的众矢之的。包括《喜羊羊与灰太狼》与《熊出没》这些曾经在荧屏上被孩子们爱不释眼的动画片竟然长期存在暴力失度、语言粗俗等问题。当然很多明眼人士意识到,批评的焦点全部集中在内容生产者上未免有失公允,被点名的动画片在荧屏和银幕上已经持续数年,监管缺失或更应该被点名,是谁给了这些所谓的暴力失度、语言粗俗开绿灯?是谁给这些所谓的暴力失度、语言粗俗发放了公映许可证而没有要求剪掉不适当的内容?

其实,民间呼吁了多年,希冀官方出台电影分级制度。一方面是希望通过分级制给电影创作者松绑,期待如韩国电影般迎来创作的繁荣期,另一方面更具有现实需要的是希望分级制能够很好地引导观众在观影前正确地选择影片,特别是对于儿童来说,正处在心智成长期,若不恰当地选择影片,无疑会被那些含有暴力失度、语言粗俗以及过分明显的性爱暗示的影片所错误引导,从而可能酿成家庭悲剧、社会悲剧。

据报道:在影院现场看到,散场处竖立起了巨大的投票牌,yes和no两栏泾渭分明,看完电影的家长们绝大多数都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了yes。 这并不是第一部邀请家长进行审片的动画电影,今年贺岁档期上映的动画电影《熊出没之夺宝熊兵》首创了这一形式,并收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

这样的新闻在过去的十年里屡见不鲜。但是官方在分级制度的态度上却始终不予认同,最近的一次表态是在2010年11月末,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赵实表示,中国目前不适宜推行电影分级制。

2012年1月30日,博纳星光影院在其官方微博上对外宣布在旗下影院推出博纳影院电影观影分级提示,并为此举做出了进一步说明:各类型题材电影竞先上映,各类暴力、血腥、色情等镜头也逐渐有所显现。这些类型题材对少儿观众的成长是不利的,影院应该为观众负责,给出应有的提示和行动。但转眼过去一天,该条微博即被删除。

但家长的焦虑却是一直存在并持续地积累着。春节档和暑期档是儿童集中观影的两个档期,儿童通常会在家长的陪同下一起看电影,帮助家长正确的选片就成了在影院门厅前真实存在而又无处消解的迫切需求。青少年家长们又何尝想带着孩子去受暴力失度、语言粗俗的污染呢,只是不管在影院内还是在互联网上,鲜有专门帮助家长正确观影的友情提示。

此番,动画电影的片方以家长审片团的形式,为家长提供超前的观影提示,不失为一种尝试,虽然难免不会被人理解为是影片宣传的一种形式而已,但毕竟在儿童观影这件事情上,父母这个神圣的天职,能够减少其中商业利益的涉入而做出相对更为客观和负有责任心的选择。美国电影分级制度的评定委员会叫做分级委员会(classification and rating administration,cara),即是由孩子家长们组成,委员会中的家长成员在受雇之前从事的行业必须与电影行业无主要联系。

如果这样由片方牵头的家长审片团能够逐渐成为行业的普遍实践,并将家长审片后的反馈信息公正、客观、及时地在互联网及其他媒体上发布,或在影院的排片信息栏内明显提示,这或许可以看做是一种民间版的儿童观影分级制。

将于19日公映的某动画电影于昨日(8日)在全国十个城市举办了点映场。不同于一般的点映场,此次片方在各个点映城市邀请了大量的年轻父母前来看片,意在请家长审阅影片,完完全全把判断权交给报名前来的妈妈们。

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编剧王兴东连续17年以提案的形式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建议实施儿童不宜电影的分级制度,从九届全国政协到十二届全国政协,王兴东连续提案,呼吁实施儿童不宜的电影分级制度。但是得到的答复却总是正在调研,国情不适等。